当前位置:主页 > K生活居 >【我们这一家】谁拉他一把?单亲10岁童口吃遭霸凌 绝望带刀赴

【我们这一家】谁拉他一把?单亲10岁童口吃遭霸凌 绝望带刀赴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  作者:   分类:K生活居  

拿出一大串钥匙,矮小的身躯缓慢地打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空无一人的家,这是阿杰(化名)每天下课后的日常情景。父亲失联,陆籍母亲仅能兼多份工,扛起一家生计。正当母亲辛勤工作、期望供给孩子更好教育的同时,阿杰因口吃屡遭班上同学嘲笑,日复一日的霸凌环境,将他一步步推向崩溃的边缘。某日他带着家中三把菜刀,準备赴校终结这一切…

钥匙儿童因口吃屡遭霸凌 带刀上学欲洩怒气

「钥匙儿童」恐怕是阿杰有记忆以来最为贴切的形容词。小学三年级才从中国大陆来台就读,光语言、生活习惯就有很大不同,适应初期让他吃足了苦头;再加上母亲身兼多职,每天都要深夜才会抵家,在没有家人陪伴的困境,阿杰只能自行摸索下厨、无形培养了照顾自己的独立能力。虽然他可以料理自己的生活物质需求,却没人能兼顾到他的心理状态。内向、不擅表达的他,因为言语表达有严重的口吃,让他常遭到同学嘲笑、甚至是排挤霸凌,让他变得自卑、情绪更加易怒。

直到某天下课,他向课辅班老师丢出最后的求救讯号,愤怒的表达:「心情真的很不好」、「很不开心」,课辅老师察觉有异、频频询问阿杰,他才缓慢地表达自己在学校遭受的不平,摊开书包后课辅老师才惊觉—— 阿杰带着三把菜刀来上课,且当下情绪不稳的他,倘若再晚一步,恐怕就走上歧途…

第一时间除了安抚阿杰情绪外,课辅老师同时也向学校、辅导师等单位进行通报。正好担任课辅班老师的这群妈妈,也是长期与学校合作推动「生命教育」的社福团体——彩虹爱家生命教育协会(以下简称彩虹爱家协会)的彩虹妈妈们,她们这时思考,稳定阿杰的情绪确实是当务之急,但长远来看,这群同侪的霸凌现象又该如何化解?

化霸凌风气 彩虹妈妈用绘本引导班上同学拥「思辨能力」

每日晨间透过绘本教育、互动游戏来引导小学生思考的彩虹妈妈们,立即就想到与其用教条式方式劝说孩子不能霸凌他人,倒不如透过她们擅长的绘本教育,来引导班上同学进行思辨。

彩虹妈妈连思慧立即善用《蛤蜊之歌》绘本,内容详述一名小女孩转学到新学校,却常感到同学不友善眼光 —— 直到妈妈请小女孩挑出坏蛤蜊,却怎幺检查全都是坏的,后来才发现是用到坏蛤蜊检查,让她理解到或许是同学不坏、是自己太早下定论了;透过这个绘本内容引导,进而询问同学们,「小女孩遇到什幺困境」、「为什幺她心情不好」、「那如果是你觉得该怎幺改变?」

令人惊豔的是,班上同学意识到过往对阿杰似乎存有太多的「偏见」,没多久,霸凌风气逐渐消散。阿杰的表情也像是拨云见日般,开始展现笑容,口语表达能力、课业表现也透过彩虹妈妈与班导师的协力下日渐进步,再加上课辅班老师长时间陪伴与倾听,阿杰的情绪也稳定许多。

目前的阿杰也已顺利升学至高中,回首过去那段时光,他直言不可思议、自己居然带刀上课;而彩虹妈妈连思慧表示:「若当初没有拉住他一把,真的很难想像会发生什幺事情。」

打开升学主义外的天空》这群彩虹妈妈们让孩子学会肯定自我、思考生命

在教育现场第一线的彩虹妈妈连思慧提到,常看到许多孩子因家长的成绩主义变得没自信,好几次孩子填写学习单,用一句话形容自己:「爸爸说我成绩不好,是一个没有用的人」 ,让她难过且感到无力。透过绘本教育引导孩子拥有生命思辨能力,进一步建立信心,让她担任彩虹妈妈超过十载,仍是乐此不疲接受培训、备课与进班上课。

目前全台已拥近6千名彩虹妈妈、彩虹爸爸,同时每周服务近15万名小学生的彩虹爱家协会,当初是由一名大学老师陈进隆所创立,当时他觉得不少学生思辩能力低落、对生命缺乏热情,于是辞去教职、一手创办。他的妻子、同时也是协会副秘书长谢慧燕表示,起初是以关心孩子为出发点,最终发现很多家长反而不知道如何带领孩子,因此发展出彩虹家长志工的培训系统,透过父母、家庭与校园的连结,让孩子成长路上不再孤独。

谢慧燕强调,只要是能对孩子们有所启发,就是值得咬紧牙根、坚持下去的事,但如今已创立近20年的彩虹爱家协会,却也面临到捐款停滞、不得不缩编人力,甚至是无法準时发全薪的困境,谢慧燕也苦笑地提到,内部所有人无不努力筹款,希望的无非是—— 持续日复一日的运用绘本、游戏,和孩子们分享升学主义以外的世界。

详细讯息请见社团法人台湾彩虹爱家生命教育协会网站

彩虹阿杰妈妈绘本协会霸凌孩子同学

相关文章